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电话:
您的当前位置: > 财经 > > 正文

大元股份变相盈利 引起交易所和证监会稽查局注意

来源:中国网财经 时间:2020-07-21 15:48:12

预付款的邓永祥,在2010年中,找到多家与其关系密切的券商和基金公司,实地调研金矿。

彼时,邓永祥的宏伟收购计划,已经打动了阿拉善左旗政府。因厘清历史股权问题,阿拉善左旗拥有了珠拉黄金20.36%股权,进而与邓永祥接触颇多。

一位见过邓永祥的左旗政府人士表示,“感觉邓永祥很有能量,资金应该不成问题。”

正是在这样的信任之下,左旗政府希望邓永祥在当地广泛投资,振兴当地经济。邓也慨然应允。双方即签订承诺协议,大元股份三年内在阿拉善左旗投资35亿元,用于扩大当地黄金和贵金属开采规模,建立黄金产业园。

拥有大面积戈壁探矿权的大漠矿业进入交易菜单,即是这一投资扩大的具体表现。

珠拉黄金热闹的开采场面,以及扩大规模即可利润成倍翻番的预期,让前去调研的投资机构兴奋不已。回来后,多家机构相继发布内部调研报告,憧憬其可观的前景。

调研结束后,大元股份开始了继2009年之后的又一波大行情,股价从2010年7月1日的16.68元,上涨至当年11月9日的历史最高点43.3元。

一位接近邓永祥的人士表示,邓只想让股价维持在30元左右,以免投资者的过度追捧,引发质疑,同时也不会引起监管层的注意。

大元股份2010年三季报机构持仓显示,景顺长城鼎益、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景顺长城资源垄断、景顺长城公司治理四支基金累计持股比例达到3.78%。富国基金旗下富国天合稳健优选、富国天源平衡两支基金持股达到1.65%。汇添富基金管理旗下汇添富均衡增长和汇添富民营活力两支基金总计持股1.63%。

值得注意的是,诸多机构中,还有外资身影。哥伦比亚大学基金在2010年三季度买入大元股份1.54%,竟成为第三大股东。知情者介绍,此为罗国伟借助以往在美积累的关系,牵线引入。

此外,邓永祥曾任职过的国信证券自营盘也曾在2010年二季度出现在大元股份十大流通股东中,并在2010年底前退出。

整个2010年下半年至今,诸多投资机构不断涌入大元股份,也不断有机构退出。到今年一季度,仍有全国社保基金一零四组合、华夏基金、汇添富基金等多家机构位列大元股份前十大股东。

接近邓永祥的人士表示,以邓永祥的人脉资源和二级市场的操作水平,把股价拉升到预期价位并不难。

大连实德退出后,虽然大元股份二级市场股价走势涨幅惊人,但却很少有涨停板和跌停板,连涨跌幅超过7%的交易日也很少。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邓精通二级市场操作手法,操作手法比较隐蔽,很难发现。

即便如此,大元股份仍引起交易所和证监会稽查局的注意,曾多次电话询问一些不寻常的现象,但均无果而终。

变相赢利

大元股份股价涨幅惊人的同时,其实业经营却一塌糊涂。

大元股份实业主要是在大连分公司和浙江嘉兴子公司。大连分公司以生产销售PVC管材、板材异型材等为主,位于大连市大连湾实德工业园区内。目前生产基本陷于停滞,5月初,6号厂房已经开始拆迁。

4月27日,记者来到此处发现,部分厂房的大门和窗户还贴有2011年春节放假的临时封条未开封。挤出车间有9条生产线, 8条生产线都处于停产状态,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将近两个多月。

该公司2011年的生产经营,已内部承包给大连分公司总经理周家华,周只需年底上交50万元。上市公司生产经营领域如此重大变化,却未发布任何公告。

长期以来,公司内部管理混乱,企业销售连年下降,亏损不断增加。据内部人士透露,2010年,为了配合实现上市公司整体赢利,避免连续三年亏损,进入退市特别处理行列,大连分公司大幅虚增利润。

从历年销售情况看,大连分公司2008年、2009年实现营收3361万元和2539万元,亏损664万元和近千万元。

接近分公司的财务人员透露,2010年销售“水分”主要源自四季度。公司内部财务数据显示,2010年原计划完成销售收入3895.2万元,实际完成2500.62万元,仅完成全年的64.2%。其中四季度完成原计划120%。在公司销售的传统淡季,不降反增,令人费解。

大元股份2011年11月下旬管理层会议还曾预测,大连分公司全年亏损800万元左右,废料亏库200吨以上,为此,邓永祥、罗国伟还专门前往大连沟通亏库情况。

大元股份全资子公司嘉兴中宝碳纤维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嘉兴中宝),以生产、销售碳纤维及其制品为主。2009年公司花费600万元,购进一批原材料,2010年原材料涨价,以溢价80%的价格,做了原材料结转,此举为公司“贡献”了近500万元利润。

上述高管表示,这一切皆因要确保2010年大元股份整体做到赢利,不至于连续两年亏损被“ST”。实际上,一旦被“ST”,必将影响大元股份股价。

该公司内部会议曾告知员工,为配合上市公司去年实现赢利,2010年度产生的费用尽量推延到2011年报销。变卖控股子公司股权,成为上市公司创造利润又一个主要途径。

2010年11月,大元股份将全资子公司大连喜美华新材料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自然人张政和张政峰二人,转让价格为150万元,该笔转让为上市公司增加利润150万元。

据内部人士透露,大连喜美华实际资产仅仅不到70万元,以如此高价转让,目的就是为了增加上市公司利润。张政乃大元股份北京办事处职员,且与邓永祥同乡,明显是邓永祥的“自己人”。

2011年初公司董事会同意出售嘉兴中宝40%股权。股权拟受让方是兴宝盈通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嘉兴宝盈通),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邓永祥,公司其余股东皆为大元股份员工。

为了实现2010年不亏损,邓永祥在2010年11月中旬内部会议上提出保证2010年业绩的三项措施:*ST光明如年底前复牌,正常出售,如不复牌,可协商司法裁定转让;嘉兴公司为溢价转让做准备;积极协调银川财政局,实现479万元的财政补贴收入。

而事实上,*ST光明并未复牌,嘉兴股权转让还未完成,2010年,通过协调获得浙江科技厅,南京财政局,大连财政局、嘉兴财政局财政补贴共计402.11万元,而并无银川方面补贴资金,最终大元股份2010年勉强实现每股收益0.02元。

知情人士透露,大连分公司最快将在5月底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其实业资产基本已经变卖一空。

全身而退?

收购金矿还在投资者憧憬之际,上海泓泽已通过大宗交易迅速减持股票。

自今年3月31日起,在15个交易日内,上海泓泽以每股近30元价格,减持2000万股,持股比例由25.4%变为15.4%,累计套现5.82亿元。上海泓泽接手大元股份时支付5.58亿元,至此已经收回成本。

不了解邓永祥真正在大元股份用意的人,见实业经营混乱,均生退意。

2011年4月,公司董事长赵海,监事会主席凌勇同时辞职。

赵海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直言:“如果没有真正懂矿的高层管理人员,公司不可能实现成功转型。”

就在他们辞职的第二天,担任大元股份董秘六年的张冬梅也主动请辞。

一位证券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邓手下还控制着大量的个人股票账户,一般一个账户100元左右,在二级市场炒作大元股票,期间,邓获利巨大。

围绕大元股份,邓永祥聚拢了很多人,其中有人知道邓的真实意图,有人怀揣经营一家上市公司的梦想。而今,离这些人当初的设想越走越远,便纷纷散去,邓永祥不得不亲自兼任董事长、总经理和董秘。

围绕珠拉黄金,数十家机构蜂拥而入,有熟悉邓的,有不熟悉的,大部分已经离开,一些机构则仍在坚守。

邓永祥利用的平台上海泓泽,减持手中三分之一大元股份即已收回投入。

近些年,国内资本市场屡屡出现假借重组的幌子,通过“讲故事”在二级市场投机炒作的现象。借重组题材操纵股价谋利,这样的做法,已经成为“资本玩家们”惯用的手法。

深圳证监局局长张云(专栏)东在一次上市公司规范治理工作会上说,部分“重组”者的目的性也很明确,就是“炒壳”,借重组题材操纵谋利。事实上,这种资产重组已经对中国资本市场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一是严重地破坏了市场资源的配置功能,扭曲了投资价值导向,这些ST、绩差公司重组挤占了大量市场资源,影响了资本市场对国民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二是毒害了市场文化。市场上有“咸鱼翻身”这种发财渠道,诱使一些投资者如蝇逐臭般地追逐垃圾股,狂赌重组,严重影响了价值投资理念的形成,使得现有的投资者教育工作只能是付诸东流。三是破坏了市场秩序。

6月30日,大元股份收购珠拉黄金协议的最后期限已近,留给邓永祥和上海泓泽的时间已不多,30亿元的收购资金如何筹集?大元股份的黄金故事如何继续?

大元股份目前还持有S*ST光明202万股,已是其第一大股东。S*ST光明2009年下半年连续拉升,不到两个月上涨一倍,随后停牌至今已半年有余。

S*ST光明同样有收购金矿的利好消息。在邓永祥主导下出现在大元股份的掘金“故事”,能否在S*ST光明上继续延续?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合作 | 法律声明 |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2017-2020   太阳信息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14 676 [email protected]
 

Top